栏目头部广告

恒达官网 游资如何“玩转”疯狂的可转债?三大炒作手法大揭秘

近一段时间,在A股陷入盘整之际,可转债可谓市场上最炙手可热的投资品种。在各路游资的长袖善舞之下,通过炒可转债“一天赚一倍”已不是梦。

那么,游资究竟是通过哪些手法来“玩转”可转债的呢?

手法一:充分利用“游戏规则”

与A股的规则不同的是,可转债的交易规则实行T+0,且没有涨跌幅限制,不少游资就利用这一与A股不同的“游戏规则”对可转债加以炒作。

截至10月23日收盘,中证转债指数下跌0.83%,盘中一度上涨超1.3%,成交1897亿元。期间,多只近期交易活跃的可转债上演了令人心跳不已的“过山车”行情。

红圈为万里转债10月23日盘中的两次临时停牌

据统计,10月23日,有超20只可转债盘中出现临停,多只转债临停两次。例如,万里转债和久吾转债尾盘均因为下跌20%临停,早盘则一度均涨逾20%临停。这样的大起大落背后蕴含的风险不言而喻。

游资“玩转”T+0规则更明显的例子发生在智能转债上。10月22日,智能转债单日大涨31.3%。10月23日开盘,智能转债便因为接连上涨20%、30%而两次临停,10点30分复牌后快速飙升,在上午11点左右曾最高上涨近150%,不过好景不长,在之后的10多分钟内开始大幅跳水,最大跌幅近38%。此后直至收盘,智能转债价格都处于区间震荡中,随着尾盘的一轮跳水,最终以215元报收。投资者如果在最高价买入,至收盘亏损的幅度高达40%。

值得注意的是,在智能转债10月22日~10月23日大幅拉升之前的半年时间内,其价格却一直显得波澜不惊,总体呈现窄幅震荡格局。

10月22日,全天暴涨176%的正元转债同样在之前的半年时间内一直在窄幅盘整,几乎没有像样的涨幅。

在采访中,上海金舆资产基金经理赵彤向《恒达官网》记者揭示了游资炒作可转债的一种“套路”,“游资在相对底部区域可以慢慢建仓某个可转债,然后可以在大盘形势较好的时候通过抬拉正股,并且大幅拉升可转债,吸引散户进场博弈。由于可转债可以T+0,游资当天拉升当天就可以高位卖出。”在他看来,这样的手法和上世纪九十年代股市坐庄其实是一个道理。不过据他观察,近期随着可转债市场持续升温,游资大多没有选择先拉升正股,而是直接猛拉可转债。

值得一提的是,10月23日,智能转债的换手率达到了惊人的12939.41%,这也反应了在T+0游戏规则下,各路资金疯狂投机的程度之高。

手法二:偏好小盘转债

10月22日,可转债市场迎来“疯狂”的一天。据统计,10月22日全天,可转债市场上有近20只可转债向上触发临停;截至收盘,有13只可转债全天涨幅超10%。

其中有5只可转债在10月22日的涨幅超20%,而这些转债的债券余额都不足3亿元。

上述最近被游资连续爆炒的智能转债,自 2019 年 7 月 23 日上市,发行总额为 2.3亿元。今年1月8日进入转股期,截至 10 月 22 日,智能转债余额为2.298亿元,同样属于小盘转债。

事实上,在今年此前几轮行情中曾“大出风头”的横河转债、晶瑞转债、再升转债(已到期)等也大都是小盘转债。

而游资利用T+0规则对这些小盘转债的炒作也明显加大了盘中的波动。据Choice数据统计,在10月23日盘中,有12只可转债的振幅超过了50%,其中智能转债恒达官网开户、银河转债的振幅更是超过了100%,这样的盘中价格大幅波动对普通投资者而言可能是难以承受的。

10月23日银河转债分时图

以银河转债为例,10月23日早盘,在连续2次临停后,其价格出现了快速拉升,11点后一度最高上涨近117%,不过随后价格便开始掉头向下。截至收盘,不仅此前的涨幅全失,还下跌了近4%。如果投资者当天在高位买入银河转债,那么直至收盘,很有可能在一天之内就遭遇“腰斩”。

有分析认为,对于流通盘只有几个亿的可转债,游资用几千万就可以控盘,而游资快进快出的特点也给这些小盘转债带来了很大的波动风险。

手法三:偏好深市转债

在一些可转债的投资者看来,相比沪市可转债,深市的可转债可能更适合短线投机。

例如,据Choice数据统计,10月22日,涨幅排名前16位的可转债均为深市中小盘可转债。

另据Choice数据显示,截至10月23日收盘,市场上共有17只可转债的价格超过200元,其中有10只来自深市,有7只来自沪市。

有分析认为,可转债市场的“深强沪弱”与沪、深两市的可转债交易规则的区别不无关系。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证券异常交易实时监控细则》(以下简称《监控细则》)中的规定“无价格涨跌幅限制的其他债券盘中交易价格较前收盘价首次上涨或下跌超过20%(含)、单次上涨或下跌超过30%(含)的”,上交所可以根据市场需要,实施盘中临时停牌。

另外,《监控细则》对临时停牌时间的主要规定为:首次盘中临时停牌持续时间为30分钟;第二次盘中临时停牌时间持续至当日14:57。

相比之下,此前深市的可转债盘中缺乏这样的“约束”。对于投资可转债的感受,有投资者曾向《恒达官网》记者表示,“沪市可转债在盘中临时停牌之后是涨是跌不确定,再加上可转债是T+0交易,这让资金不敢轻易追涨。”

截图自:深交所官网

不过今年6月以来 ,随着深交所新颁布的《关于对可转换公司债券实施盘中临时停牌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的实施,深市可转债的临时停牌制度也开始与上交所接轨。

对照沪市可转债的临时停牌规则,深市可转债的临时停牌制度仍然显得偏松。例如:

1.某沪市可转债上市首日以125元开盘,根据临停规则,从9:30—10:00停牌,10:00复牌后,假设在10:01涨到130元,则将持续停牌到14:57,14:57—15:00恢复交易。

2.某深市可转债上市首日以130元开盘,根据临停规则,从9:30—10:00停牌,10:00复牌后,只要价格不下跌至80元,那么当天无论有多大的涨幅都不会触发停牌。

值得注意的是,10月23日盘中出现价格大起大落的智能转债、银河转债都曾在开盘后连续迎来2次临时停牌。

赵彤分析认为,游资可能利用了深市可转债的“涨停”规则,“现在游资的可转债操盘集中在深圳市场,因为深圳市场可转债涨30%之后停牌半小时还可以继续交易。这样游资就可以通过直接拉升可转债,把可转债价格拉升30%之后继续拉升来吸引眼球。待有更多的投机客冲进来之后‘关门打狗’。”

而随着游资对深市可转债的炒作升级,未来监管也可能会继续加码。深交所于10月23日表示,将持续做好交易监管工作,研究完善包括临时停牌在内的可转债交易制度,有效防范市场风险。

《通知》已给监管加码留下了“口子”,“本所可以视可转换公司债券盘中交易情况调整相关指标阀值,或采取进一步的盘中风险控制措施。”

标签: [db:TAG]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底部广告